广告

章莹颖到底死没死 北大美国留学生章莹颖结果

海峡网

非常想不明白,就是把章带到嫌犯公寓时,章是被控制了还是怎么了,没有人看见吗。

唉!看一次心里翻腾几次!心疼张妈张爸!女儿心头肉啊!等待公正判决到来!告慰姑娘啊!受这么多罪,唉,心疼的哆嗦呵!凶犯必死,凶犯必死!

痛心,多好的女孩啊,才貌双全……父母该如何面对今后的生活。

原标题:章莹颖案最新消息2019:章莹颖遇害现场曝光 尸体下落仍旧成迷

据美国中文网报道,章莹颖案当地时间6月18日进入第5天庭审。章莹颖案嫌犯克里斯滕森的住所内部照片首次曝光。根据录音,嫌犯声称将章莹颖绑架至公寓后先强奸了她,又对其掐脖约10分钟,见章莹颖仍在反抗,嫌犯将她拖至浴室用棒球棍猛击头部,最后砍下了她的头颅。警方在棒球棍及床垫上均发现章莹颖的DNA,但浴室内并没有找到她的DNA,房屋修理人员作证曾彻底清理了嫌犯的浴室。此外警方也公开了嫌犯曾浏览的关于连环杀人及尸体分解的文章截图。

章莹颖到底死没死 北大美国留学生章莹颖结果

章莹颖到底死没死 北大美国留学生章莹颖结果

重要证人出庭作证

周二出庭作证的检方证人包括曾在6月15日前往克里斯滕森公寓的维修人员,以及对被告银行保险箱进行的搜寻的伊州大学校警等人。克里斯滕森的护照、租赁协议、税表、结婚证、车辆登记证和出生证都在保险柜里。

伊州大学研究生艾米莉·霍根在出庭作证时说,在章莹颖失踪的当天早上,她曾被一名男子接近。霍根在去年12月的审前听证会上也发表过一样的证词。

“我是一名卧底警察。”那名男子告诉她,“我可以问你一些问题吗?”

霍根表示,她回答了“是”,并形容那名男子是30岁出头的白人,黑色短发不留胡须。他还穿着一件飞行员服装。

霍根说,他向她展示了一个带有银色星星的东西,并询问,“你能上车吗?”她回答“不”,这显然让男子感到惊讶,并退缩了。

她然后打电话给了警察,并就此发表了一篇Facebook帖子。

几天后她认出了克里斯滕森的照片。她没有想到自己会认出任何人,但“看我到他时,我非常震惊。”她说她有了身体反应,“我感到恶心。”

章莹颖到底死没死 北大美国留学生章莹颖结果

FBI取证专家迈克尔·马奎尔就他对克里斯滕森的车辆和公寓的搜查进行作证。他展示了一张用“替代光源”得到的照片,显示出克里斯滕森床的上方有一个手印。

辩方律师伊丽莎白·波洛克则指出,替代光源能突出体液和清洁用品,但不是血液。

马奎尔的搜查也显示出,在克里斯滕森的阿斯特拉汽车前排乘客区域有广泛的鲁米内反应,这似乎表明有过广泛的清洁,而那里没有发现血液。

警犬搜查员杰里米·布鲁克塔18日下午作证说,他的警犬在克里斯滕森公寓的卫生间警告存在过尸体,但在公寓里没有其他地方没有发出警告。

在交叉询问中,波洛克质疑了为什么警犬只会在FBI没有发现血液的浴室里发出警报,而不是在床垫和地毯上都有发现血迹的卧室里。

克里斯滕森的干墙、地毯和钉板的部分也被作为证据提交给陪审团。

检方首次公布问询录像

在第一段问询录像中,克里斯滕森说章莹颖失踪那天他在其他地方,但后来突然改变了他的说法,告诉调查人员他确实搭载了一个与失踪的中国学者的描述相匹配的女孩。

问询发生在2017年6月15日早晨,也就是调查人员刚刚追查到章莹颖失踪前所上车辆的信息后不久。伊州大学警探埃里克·斯帝沃森和FBI探员安东尼·曼加纳罗对他进行了问询。

在55分钟问询的前10分钟,克里斯滕森告诉调查人员,他在章莹颖的失踪当天在睡觉和玩电子游戏。

但不久后,他就改变了说法。

“也许我把日期搞错了。”克里斯滕森告诉调查人员,“我确实载了一个女孩。”

在作证时,斯帝沃森证实了克里斯滕森当时的紧张状态,并说他在改变说法时开始“过度换气”。

“你为什么要欺骗FBI?”一名调查人员在录像问询中说。

“我混淆了日期……”克里斯滕森回答道。

虽然不承认自己的车就是,被广泛传播的6月9日章莹颖失踪监控录像里她所上的那辆黑色土星阿斯特拉轿车,但在接受问询是承认曾搭载一名年轻亚洲女性,并且与章莹颖的描

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