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丘成桐评价杨振宁 丘成桐世界排名

长安街知事

人家发达的、科研基础条件极好的美国都不争不抢的东西,王所长还在争抢,在科学土壤并不好的中国建了这个无底洞的对撞机,有什么好处?近的看不到,远的更渺茫!不知王所长怎么想的!其实,细心的读者可以发现王所长辨论的论据不够充分。

杨说的现阶段不要好大喜功,丘的建议也对是纯学术的。

科学是在探索中发展,建就对了!

追美剧《生活大爆炸》的同学,也许您看不懂Sheldon Cooper的满屏天书,也应该听过一个词——希格斯玻色子,也叫“上帝粒子”。而最近,从学术界蔓延到我等吃瓜群众的争论,是中国要不要花上千亿元,去做一个超大对撞机来验证存在“上帝粒子”。

这一争论从2012年开始,涉及诸多学术大咖,直至近日争论升级。讨论一个专业学术问题,为什么会引发全社会的广泛关注?这就得从著名数学家、哈佛大学教授丘成桐近日在新媒体平台上的发言说起。

长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发现,丘教授的发言,不仅阐释了“中国是上升中的大国,需要为人类最崇高的立项做些贡献”这样的史诗级科学命题,还谈到了一位华人科学界的泰斗级人物:杨振宁教授。

丘成桐

丘教授是这么说的——

我认识杨先生已经四十五年了。除了我的老师陈省身教授外,他一直是我最尊敬的科学家。记者说杨教授反对在这个科学界最基本的学问领域上继续做研究,这话是真是假?我不敢肯定。毕竟我和杨教授多有过从,却从未亲耳听过他反对建立对撞机的事实。所以此话只能存疑了。

科学的发展乃是众多科学家努力的成果,并不属于某人所有,真理只有经过反复的论证和实验,才能得到大家的认同。所以古希腊哲人说: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要发掘宇宙间最基本的真理,更要有这种勇气,这种毅力,才能完成。

听了丘成桐教授的发言,已经94岁高龄的杨振宁教授也在新媒体平台上刊文直接回应。

杨振宁

杨振宁教授回应的要点,是针对丘成桐教授说的这一段话:

这些实验背后的基础理论都用到杨先生的学说。每一次突破后,我们对杨先生的学问更加佩服!所以说杨先生反对高能物理需要有更进一步的发展,使人费解!

杨振宁教授简单归纳了一下这段话的大意:丘赞成中国建造超大对撞机,而杨反对,丘难相信。随后,杨振宁明确发表了自己的观点:

“丘教授的理解有误!我绝不反对高能物理继续发展。我反对的是中国今天开始建造超大对撞机。”

在陈述7条反对原因时,杨教授谈到了一个关键问题:高能所倡议在中国建造超大对撞机,费用由许多国家分摊。可是其中中国的份额必极可观。今天全世界都惊叹中国GDP已跃居世界第二。可是中国仍然只是一个发展中国家,人均GDP还少于巴西,墨西哥或马来西亚,还有数亿农民与农民工,还有急待解决的环保问题,教育问题,医药健康问题等等。建造超大对撞机,费用奇大,对解决这些燃眉问题不利,我认为目前不宜考虑。

杨振宁教授提到的高能所,是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这个研究所的所长是王贻芳院士。他早年师承著名物理学家丁肇中,去年成为首位获得基础物理学突破奖的中国科学家。在高能粒子研究领域,他颇有造诣和建树,是建立对撞机的支持者。

就在杨振宁教授阐释完“丘教授理解有误”第二天,王贻芳所长立刻在同一新媒体平台上刊文,标题开宗明义:中国今天应该建造大型对撞机。此前,杨振宁教授刊文的题目是:中国今天不宜建造超大对撞机。

王贻芳

王所长开篇,写下了这样一段话:作为正在高能物理一线从事实验工作的科学家、现任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所长,我不能同意他(杨振宁)的观点。杨先生是我尊敬的前辈科学家,我更尊重科学和理性。如果以下言语有冒犯之处,还请原谅。

针对杨振宁教授提出的七条反对原因,王贻芳所长逐一作了回应。

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美国曾经启动SSC(超导超级对撞机)计划又终止此计划,白费了约30亿美元。“这项经验使大家普遍认为造大对撞机是进无底洞”。

王:美国的SSC失败,是政治因素。此后欧洲建造了大型强子对撞机LHC获得成功,说明大型加速器并不一定是无底洞。

杨:中国仍然只是一个发展中国家,人均GDP还少于巴西,墨西哥和马来西亚,还有数亿农民与农民工,还有急待解决的环保问题,教育问题,医药健康问题等等。建造超大

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