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二战纳粹行刑女性 二战时疯狂的日本妇女

综合媒体

纳粹军妓血泪史

《纳粹军妓血泪史》,是由Sergio Garrone执导,Paola Corazzi、Rita Manna等主演的剧情片。该片是一部反映纳粹时期,军妓生活的纪实电影。影片于1977年1月11日上映。一群貌美如花的妙龄女郎,由于各种原因被汇聚到纳粹集中营里。面对战火中如狼似虎的男人,她们或及时行乐,或肆意纵情,或忍辱偷生,或激烈抗争……不同的态度,相同的境遇,长夜漫漫,苦海无边,最终等待她们的命运将会是什么?

回形针行动:纳粹科学家助美赢冷战


冯·布劳恩与火箭模型(资料图片)

1945年春,在行将就木的第三帝国核心地带的图林根州茂密的森林里,一些大胆的人仍在进行着一场巨大冒险行动。这里的劳工仍在拼装着最后一批曾令伦敦和安特卫普的人们胆战心惊的V-2火箭。然而,就在图林根州著名的诺德豪森制造厂里,平均每4分钟就有一人死去。在这里死亡的总共6万人中,大约有两万人死于饥饿或党卫队看守之手。

而这座可怕工厂的负责人早就开溜了。他是谁?他的名字叫韦恩赫尔·冯·布劳恩。他是V-1和V-2火箭的发明者,也是未来美国航天局空间计划的负责人。1969年,正是他领导研制的“土星”号巨型火箭将第一艘载人登月飞船送上了月球。这位航天工程师、党卫军上校带着那些最敏感的秘密材料逃跑了。

冯·布劳恩可以高枕无忧了。他清楚地知道,在眼下正在构建的世界新秩序中,他的发明对于二战的战胜方来说是多么重要。在此期间,与他一样,许许多多的纳粹科学家、医生、神经科专家、化学家、生物学家以及细菌学家纷纷销毁那些可能证明自己昔日暴行的证据,并最终在二战结束后这个混乱的时代得以洗白自己的身份。这些人曾经是将半个世界拖进了战争泥潭的政权的信徒,这些人本来都应被送上军事法庭,甚至可能被送交给行刑队。

正如安妮·雅各布森在不久前在美国出版的《回形针行动》一书中所记述的那样,等待冯·布劳恩以及其他人的是一种完全不同的命运:他们被秘密地运送到了美国——为了能赢得与苏联的冷战,美国已经决心采取这种可能会损害到自己名声的行动。

对于这场最初被称作“多云”(Overcast)、之后改名为“回形针”的行动,人们大致是有所了解的。《纽约时报》、爱因斯坦、埃莉诺·罗斯福以及美国五角大楼和国务院的许多官员早已指出过此举对美国这个民主榜样可能带来的潜在危险。

围绕着“回形针”行动,逐渐形成了一个不为人知的政治和军事集团。安妮·雅各布森对1998年克林顿总统签署《纳粹战争罪行解密法》后所解密的材料进行了详细研究,从而弄清了这一计划所涉及的全部范围、纳粹信徒所犯罪行的细节以及美国在二战后所展开的这一骗局。她对于这种“史无前例、绝对不道德和本身十分危险的”国家虚伪行径提出了批评,而《波士顿环球报》的戴维·施里布曼也认为这种虚伪的行径“动摇了我们的民主以及国家荣耀的根基”。

在这1600名被美国所收留的知识分子中,该书的作者详细梳理出了其中21人的完整轨迹。他们中有8位曾在希特勒、希姆莱或戈林等纳粹头目身边做事。15人是纳粹分子,10人是党卫队员。

雅各布森在翻阅档案时发现的第一件事便是这些人出乎意料的沉着。在尽心尽力为希特勒服务多年后,他们都能够带着微笑去投降,其中有些人因为自己的重要作用而受到了很高的礼遇。

所有这些走出监狱的科学家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一张前往美国的单程票以及自己的过去将被一笔勾销的承诺。有一张照片让人看了一定会感到不舒服:纽伦堡审判的被告奥托·安布罗斯博士居然一脸微笑在等着盟军法官的判决。奥托·安布罗斯是塔崩毒气的发明者,曾任奥斯威辛实验室的主任。在约翰·杰伊·麦克洛伊上校的干预下,他得以在正式宣判之前被释放,并开始为

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