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鲁迅与陈寅恪的关系 陈寅恪有那么厉害吗?到底多厉害?

综合

鲁迅是真正的文学家,文章写得既深刻又形象生动,学习他的课文能培养学生的观察能力和科学素质。《百草园与三味书屋》《孔乙己》是很难忘的。

陈当然和鲁迅不在一个层次,在这方面,主席早有定论。一个人的学问再高,与社会脱节,与实践脱离,也只能在一定的圈圈里互赏,而鲁迅则不同,能达到思想家这个高度,在中国有几人欤?当然,出身不同,经历不同,所持观点也会不同。

陈寅恪有那么厉害吗?到底多厉害?

鲁迅与陈寅恪的关系 陈寅恪有那么厉害吗?到底多厉害?

陈寅恪出身很不错,家族里有名可循的人很多。祖父陈宝箴,是清代一方大员;父亲陈三立,是清代诗人,同光体的代表人物;弟弟陈师曾,是一个艺术家。这么个出身名门大族的公子哥,从小接受中学和西学教育(陈宝箴作为湖北、湖南巡抚,和陈三立都是政治上的维新派),十二岁就能背诵“十三经”,然后被送去日本,开始了长达八年的周游列国求学之路。

陈寅恪的求学之旅,按照普通人的眼光来看,是失败的。因为他游学八年,两度去日本,两度去欧洲,去的都是名校,却没有带回来一张文凭。他最高的文凭就是第一次东渡日本回来后在复旦公学拿到了毕业证,而这实际上顶多就是个高中或者中专之类的文凭。

虽然只有复旦公学的文凭,清华在组建国学研究院的时候,他却和王国维、梁启超、赵元任并列为四大导师。王国维是“帝师”、梁启超是戊戌变法的领袖、赵元任是民国最帅的语言学家,这三位都是名动九洲的大家、名家,只有陈寅恪没有文凭,当时也没有著作等身。后来其他三位死的死,走的走,只剩下了他,名声、地位日益崇高,学术也更加精进。

后期的陈寅恪是文史哲一把抓,什么都敢教,什么都能讲。还有所谓的“三不讲原则”,书上有的不讲,别人讲过的不讲,自己讲过的也不讲。为什么能做到这些?除了根基深,求学广,关键是学习能力强,他的思考、见解一直在充实、更新。

陈寅恪的学问有多大?

深不可测。

就拿传统文人视为末技的诗词来说,陈寅恪可以说是民国最大的诗人,即便放到清朝几百年,那也是数一数二的。他在清华讲课,出考题,从来都是出口成章,精工对联。比如有次上联“孙悟空”,大家都知道下联是“祖冲之”,后来的周祖谟则用“胡适之”来对,博得了陈寅恪的青眼。

又比如他初到清华,就是一联成名。他送给清华学子一幅对联:“南海圣人再传弟子,大清皇帝同学少年。”这对联之工整、寓意之精巧,一下子就让清华学子们对这位没有文凭的导师服了气。

陈寅恪长期致力于史学研究工作,研究范围甚广,他对魏晋南北朝史、隋唐史、宗教史(特别是佛教史)、西域各民族史、蒙古史、古代语言学、敦煌学、中国古典文学以及史学方法等方面都作出了重要的贡献。

陈寅恪研究历史,不单纯沿着帝王将相、历史事件的脉络来研究,而是打散、重组,注重横向联系,以多种学问相互融合为方法,来得出历史结论。比如说他的重点研究南北朝的历史,他侧重的是门阀集团的分类、流变和相互影响。于唐代历史的研究,也提出了“陇西集团”的概念来解释李唐的兴起。

这种综合式的的横向、多角度研究,不再仅限于帝王记事的研究方法,就是从陈寅恪开始。一直到今天,我们还是这么做的。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今天有些朋友觉得他的研究也没什么新意,那是因为我们一直承袭了他的研究方法。而陈寅恪是在渊博的知识之上,建立了这套研究方法的人。

作为一个在历史、文学、语言学、佛学上具有开创意义的标杆,在为学、治文上宁可贫病,也要保持“独立之精神,自由之灵魂”的陈寅恪,和当下的各种国学大师们过过眼,值不值得我们吹捧过火?

鲁迅与陈寅恪关系

鲁迅与陈寅恪关系非同寻常。当年鲁迅赴日本留学,与陈寅恪及其哥哥陈衡恪同船出洋在陆师学堂总办俞明震的亲自带领下,乘日轮大贞丸由南京出发去日本,小小少年陈寅恪也同船随行。在《朝花夕拾·琐记》中对他有这样一段描述:“但第二年的总办是一个新党,他坐在马车上的时候大抵看着《时务报》,考汉文也自己出题目,和教员出的很不同。有一次是‘华盛顿论’,汉文教员反而惴惴地来问我:‘华盛顿是什么东西呀?’”

鲁迅与陈寅恪的关系 陈寅恪有那么厉害吗?到底多厉害?

鲁迅一生骂人无数,却没有骂过俞明震,也没有骂过陈寅恪。当年陈寅恪名

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