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鲁迅与陈寅恪的关系 陈寅恪有那么厉害吗?到底多厉害?

综合

篇《王观堂先生挽辞》《与妹书》《与刘叔雅教授论国文考试题》,发表在吴宓主持的《学衡》杂志上。书名是陈衡恪题写。

陈寅恪从蔡锷将军府辞职后再度出国,陈衡恪为弟弟送行,鲁迅和几个教育部的同仁也在座。陈寅恪最初从国外回国,任蔡锷的秘书,时间虽然只有短短的三个月,但却和鲁迅来往频繁。鲁迅那时候刚刚出版了《域外小说集》第一、第二集,还有《炭画》一册,书名是陈寅恪兄长陈衡恪题写。鲁迅和他打招呼时,他眼睛直愣愣地瞪着他,老半天没有任何反应。鲁迅将几本书往他面前推了推:“刚刚出版的几册书,闲来贤弟可以翻一翻。”陈寅恪将书拿起来,“我心思不在学业上,但也并非不听课,每个月都要到注册的学校胡乱听几节课。

我是官费生,朝廷每年有400元光洋配额。要看听课记录,方才可以按月从学监处领到33元钱。单纯做学生,这钱绰绰有余,但我后来回国结了婚‘游学’的

陈寅恪说:“不过你会挣钱,给《浙江潮》写稿子,当然,你那时还小,我的成就就远不如陈衡恪。”陈寅恪说:“陈衡恪是拼了命的,他生来就是读书的命。”鲁迅说:“你们兄弟均如此,读起书不要命,过目不忘又天资聪颖。”陈寅恪说:“你一双眼睛一直盯着文学这一块。”

唯一能找得到与革命有一点点关系的是:陈衡恪与李叔同经常在一起讨论、研习中国古诗、古画、古乐。”

陈寅恪再度出国后,与鲁迅再没有联系。但是鲁迅日记中却不时地提到他。作为两位大师级的人物,此种反常行为令人不解。一直到晚年,陈寅恪才透露,因为鲁迅的名气越来越大,最后以“民族魂”的大旗覆棺盖椁,他怕言及此事被国人误认为自己像鲁迅所说的那样成为“谬托知己”的“无聊之徒”。

网友态度:

@超越深蓝:学术不敢说,思想上鲁迅前卫,敢于骂醒国人!

@海洋之心32217445:有的人学问确实高山仰止,却甘心宝库自藏,有的人却把学问用在了改造民族大众的精神,这是鲁迅的伟大之处!

@文字老窖:作为公认的“中国文化托命人”,颇有遗少风采的陈寅恪,内心恐怕并不认同鲁迅几乎全盘否定传统的战斗性,也不一定认可鲁迅的学术地位。――这或许就是根本原因。

@家合284:国学大师,章太炎!陈寅恪,有庄子之称!

@欣欣向荣80882:鲁迅思想是活的,陈寅格思想是腐的!

@培尔金特森:胡适认为“陈寅恪就是记性好”,这话应该没错,陈寅恪其实就是有知识但没学问,中传统文化和西方文化的毒很深,竟然痴心妄想白日做梦地认为靠学识靠人品就能维持体面有尊严的生活,结果必然是自取灭亡。

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