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泸州蚊子被热死

综合媒体

蚊子(mosquito),属于昆虫纲双翅目蚊科,全球约有3000种。是一种具有刺吸式口器的纤小飞虫。通常雌性以血液作为食物,而雄性则吸食植物的汁液。蚊子自带杀毒器官,无法通过叮咬传染病毒,吸血的雌蚊是登革热、疟疾、黄热病、丝虫病、日本脑炎等其他病原体的中间寄主。除南极洲外各大陆皆有蚊子的分布。其中,以按蚊属、伊蚊属和库蚊属最为著名。

凤逆天下:王爷很生猛(三)

泸州蚊子被热死 -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前面章节内容在凤逆天下:王爷很生猛(二))

“你到底要什么东西不如直说!”花绽声音弱的如若未闻。

见她还是这么一分油盐不进的样子,贺千山举手准备先送谢景忱上路。

不料大片的火光照了过来,外加凌乱繁多的脚步声。贺千山站起身来寻声看去,来人一件玄色锦衣,腰间绑着一根白色祥云纹革带,身后带着二十多手持大刀长枪的锦衣卫。

男子一头飘逸的头发,眯着一双懒洋洋的桃花眼,“哟,原来是贺尚书。在下见过尚书大人。”说着俯身作揖,非常有礼。不等贺千山回话,男子顺势继续俯身向地上两坨看去,“咦?谢少爷您这是怎么了?”

贺千山对这一副阴阳怪气的样子极为厌恶,“常千户,什么风把你刮过来了?”

男子笑笑,“我的事放放再说,尚书大人还是先把谢小少爷放起来吧!他师父可是司徒玄空,这给他弄出点闪失我们可谁都担待不起!”话是这么说,言语之间尽显胁迫之意。

贺千山不甚在乎,“我管他什么玄空,我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管,常千户还是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常千户笑弯了一双桃花眼,“尚书大人这说的什么话,我这不是正在干该干的嘛~”他一手推开了压着谢景忱的锦衣卫,扶起少年漫不经心的说,“按理说这皇宫内的锦衣卫是您调配,这宫外的您就算调配也该知会我一声。”

“哦?”贺千山也笑。

“哎呀我的小少爷,看这一身伤。”常温扶着谢景忱一脸心痛,而后看向贺千山,“这谢少爷是做了什么错事,这样责罚于他?他还小。”

“常千户,你来到底是要干什么?”

常温笑眯眯,“这不夜里巡查听着这儿闹哄哄的,这不早封了的地方,我就过来看看,哪料就遇到您了!你呀做什么我是管不着,可是我锦衣卫的人就这么个死了一地,我这做千户的着实是心痛至极。”

常温这人说话娇柔做作话又多,谁听了都头疼,贺千山烦他烦得要死根本懒得跟他纠缠,“常温你这是要跟我作对?”

“这是哪里话,我们这些为臣为奴的理当遵纪守法为皇上肝脑涂地。”

贺千山皱眉,反问,“你的意思我不遵纪守法了?”

这次不等常温回答,趴在地上的花绽轻声开了口,“吏律七十四条规定,凡为官者非理越职、教令夺权,处以刖刑。”

“吏律一百三十二条,为官者非理凌虐他人,处以劓刑。因病致死者,缢首。”

“哟!”常温惊呼,“这位小女子懂得可真多啊!”

奄奄一息的谢景忱喘着粗气,“她是洛将军的夫人……”

“哦?!!!”常温一惊一乍,“竟然将军夫人!贺尚书这你就过分了?!!!!这可是以下犯上啊!!!”

看着这一番架势,贺千山也知道自己今天是什么也做不了了,大手一挥,“走。”一句话也不和常温讲,转身就离去了。

常温在后边恭恭敬敬作了一揖,“恭送尚书大人。”

乃至人走远了,常温松手,‘啪’谢景忱摔了个实打实,“你娘的!”

常温沉下脸上去就是一脚,“不准说脏话!”然后指了五个人出来,“你们把这两个送去洛府不许在此处逗留。”然后又在谢景忱身上踹上一脚,愤愤带人离去。

谢景忱嘟嚷,“你不高兴就能打我了?什么玩意儿!”

已经走出老远的常温头也不回,“我可听到了!”

绝死逢生的花绽被一名锦衣卫扶起背在身上,趴在陌生男子身上花绽竟觉得有趣,打她折辱她的是锦衣卫,这会救她背着她的也是锦衣卫,多有意思。

被人背着连同谢景忱,七人一起像府外走去。

那张沉黄的布卷,是丘忘机细细写来的情笺,而今被忘在脑后抛在地上被一抹月光照耀着,成为尘封旧事。

谢景忱不满的磨牙,“你这个恶毒的女人!就算我今天被人一簪扎穿脑袋你也不会眨下眼睛是吧?”

花绽闷闷的低声回答,不会的。

是不会不会眨下眼睛放任他去死还是说他不会被扎,谢景忱有心去问,侧过头却见浑身泥土的花绽趴着已经昏睡过去,软软下垂的手脚,远远看上去就像死了一样。

雕玉般的脸颊在月光照耀下是一种久病的惨白。

谢景忱看着不由得瘪瘪嘴,这该死的女人!

花绽昏昏沉沉中好像又看到了丘忘机,那时候他还年少一身正气郎朗之声,那时候她花容月貌

展开全文